泱泱随喜

(头像来自尼鲁老师的瑞嘉小短漫)

悲哀有如橄榄

甘甜后总有滋味

欢喜则如梅子

辛酸里总有回味

【耀嘉】你喜欢我还是九文鱼!

[耀嘉]你喜欢我还是九文鱼

   



因为时间有点赶!!!(我睡过了)

所以没有修改部分情节!写的不好请原谅我!!!!!!!!!我哭死!





"神近耀!"
     

嘉德罗斯“砰”地一声把书拍到桌子上,双手撑着上身,居高临下地怒视座位上次定如雕塑的人,小虎牙磨着下齿,一字一顿地崩出一句话

“你说!你喜欢我还是九文鱼!!!”

邻座的安莉洁极慢地眨了眨眼,对正在自己桌边的凯莉慢吞吞地道:"第二十七次。”

黑发少女翻了个白眼,再次嫌弃男生这种麻烦的生物真~地事儿多。

自打前几天神近耀突然打开神奇世界的大门就好似见了梦中情人的痴汉般开始了对九文鱼的狂热”追求”后完全把不久前刚拐回来的九岁儿童抛之脑后,可怜了凯莉小姐好心资助他的《撩汉99招》受宠没过几天就被打入了冷宫。

当然最可怜的还是嘉德罗斯,气得他多吃了一价巨无霸汉堡套装,然后光荣地被撑得难受享受了神近耀一脸面无表情将人抱怀里揉肚子的待遇。

嘉德罗斯可是个狼人,当即就不干了,呵我是那样随便到你想揉就揉,说哄好就哄好的人吗?

登时眉头一皱,摆着一张凶巴巴的包子脸在人怀里拱了拱脑袋,寻了个舒服的位置窝着继续被探,吓得过来收作业的紫堂幻作业本都掉了.

这事儿就这么翻篇了?

当然不,最近天气转凉逢上学校食堂大减价,不知这神近耀好好一帅小伙儿吃错了哪个菜,好好的送到手里分的送分题给他“啪“地拍到墙上成了送命题。

他竟然在给自家小朋友揉肚子的同时写作文!题目挺文艺——《致我亲爱的九女鱼》

凯莉得知原委后一拍脑门,痛心疾首,得,她好不容易拉配郎的天作之合绝对得崩。

神近耀你果然是凭实力单身那么多年的。



跟凯莉想得差不了多少,嘉德罗斯一看那作文题目先来个火冒三丈,再来个火气冲天,眼看着马上大罗伸缩棍都快掏出来了,那边就见格瑞这一牛奶男孩儿路过,小少爷眼睛一下瞬间亮起,甩都不甩似乎更加沉默的神近耀,风风火火地就冲着格瑞飞奔过去。

"格瑞!来一场奥赛对决吧!”

神近耀:……

这事儿也差不多翻过去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班里的芦荟盆栽突然多了九道划痕。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现在第二十七次被问相当于凯莉小姐评价的“我和九文鱼掉水里了,你救谁"送命题的送命题的神近耀该怎么回答。

凯莉掏出一根柠橡状的棒棒糖.刚里进嘴里一半就听见那边冷沉的声音从黑色的口罩中渗出,似乎还带了一丝疑惑"九文鱼为什么会掉到水里。”

凯莉:.....等等这是重点吗?!重点难道不是嘉德罗斯为什么会掉到水里吗?!!

闻言金发少年一拍桌子, 里星贴纸都气掉了“重点难道不是我和九文鱼你先救谁吗?”

神近耀沉默一秒而后很是认真地回答:“九文鱼是会游泳的。”而后想了想, 蓝色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看面前似乎更生气的小少爷。

“而且你是全国青少年游泳锦标赛的冠军。根据计算,你需要我救的概率……”

凯莉:……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宝藏(li  gong)男孩(nan)

嘉德罗斯: 分手吧神近耀!

神近耀:!???难道错了???

事实证明,不要和满脑子九文鱼的理工男谈态爱,会死人的。



这天的值日生是神近耀,高挑的少年将黑板擦净整理好讲桌,嘉德罗斯坐在他的课桌上晃着双腿,头上一根翘起的呆毛 也随着他的动作动了动。余光背见这一幕的神近耀动作一顿,指尖微微蜷曲,忍住想揉上那一头蓬松金发的冲动

开玩笑嘉德罗斯可是有洁癖的,要是他真的用刚摸了抹布的手揉他的头发,绝对当场分手。

而且嘉德罗斯这两天都超生气的!

嘉德罗斯微咧着嘴,小虎牙磨着下齿 。看向已经收拾好讲桌,向他走来的神近耀,少年音里带着特有的月傲慢腔调:“神近耀你到底喜欢我还是九文鱼?”

沉默的少年没有应声,径直走过来将两人的书包提起,另一只手便顺势牵上嘉德罗斯的手拉着人向着门外走去,冷冷沉沉的声音很是好听。

“没有可比性。”

被拉着的人撇嘴,学校里的女生多认为雷狮那个家伙声音最好听,可在他看来,神近耀的声音似手更加特殊,冷冷清清的又总是带着几分低沉,每次凑近和他说话,总是会让嘉德罗斯想要揉耳朵的冲动。

“真是的, 那个渣渣九文鱼有什么好的,  我明明比它好多了……”

    

小少爷极为怨念地嘟囔了一路,神近耀便低低地应了一声又一声。最后想到凯莉给他的那本书里的某个情节,沉默了几秒,用手拉下黑色口罩,在小少爷没有应过来时极快地亲了他一口。

重新被口罩覆盖的脸似乎有些热,神近耀捏着书包的手紧了紧,莫名有种紧张。

“你最好。”

猝不及防被亲了一口的人愣了愣脸色爆红的同时向前走去, 声音里掺着虚张声势。

“那当然!那个渣渣九文鱼怎儿可能比得上我!”

“嗯……”

两个少年人走在路上,手紧紧地拉着,金发少年在前面说着什么,后面戴着口罩的高挑少年便不时应声,虽然只有一个字,却足以让人听出他的温柔。




其实神近耀没有对嘉德罗斯:他的眼里,纵然世界千般色彩,唯有你嘉德罗斯才是最鲜活的那一个。

所以九文鱼和你没有可比性。

因为全世界里啊,我最喜欢你。


嘉德罗斯。








耀嘉约的图估计的下个星期发了!不凡身体出了点小问题,上火发炎什么的。

下个月更瑞嘉~

我爱瑞嘉/耀嘉

 

睡过了


请问我是否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更完一篇文画完一条小短漫



(-̩̩̩-̩̩̩-̩̩̩-̩̩̩-̩̩̩___-̩̩̩-̩̩̩-̩̩̩-̩̩̩-̩̩̩)


渣渣文手的以图混更

——搞什么啊格瑞,说好的奥赛对决呢?!

【耀嘉】新文预告(月底回家更新)



其实神近耀没有告诉嘉德罗斯。


纵然世界有千般色彩,唯有你是最鲜明的那一个。


所以全世界我最喜欢你――


嘉德罗斯。









另有和 @氰化痂少女 不凡的约稿!


她答应画耀嘉了!!!!!!!!


我超爱!!!!!!!

是我的人设!!!!!!!!!我爱!!!!!

@氰化痂少女
没错就是她画的!!!!她超好!!!!!!!

爱了爱了爱了!

瑞嘉情头之一!!!!!

刚刚一不小心有瑕疵了!

我重来!!!!!!


私信瑞嘉tag


瑞哥的还得一天才能赶出来


渣渣文手偏要画画!

(我好难啊)

P1原图,手绘原稿见主页

是渣渣文手画的渣渣头像

在想怎么改成板绘

顺便向大家介绍本渣渣的神仙绑画 @氰化痂少女 !!!!!!!!

她超好!!!!!

一直很安静.03

我终于来更文了。。。。


我猜已经没人记得了………🌝🌝







圣空市又下起了大雪。


望着店外纷纷扬扬飘下的雪花,嘉德罗斯烦躁地抓了把头发,低咒一声该死,他把盒子揣进怀里,硬质的触感带着寒气钻进羽绒服让少年打了一个哆嗦,连忙掖紧围巾。


“老板,再给我拿一把伞。”








嘉德罗斯没有回家。


格瑞瞥了一眼墙上的圆形时钟,最短的指针恰停在"7”位置。他把已经热了一次的饭菜闷在锅里,顺手在白色毛衣上套一件灰色毛昵外套,拿着黑伞推门而出。


雪似乎比他回来时又大了些,寒风呼啸着撕扯着伞面,男孩儿的小腿被雪埋了一半,冰凉的六角形花粒灌进格瑞的鞋里,转瞬化成极凉的水。


圣空这几天的天气一直如此,寒流影响持续扩大,雪不过停了一天,又恢复成之前三四天的大雪天气。


格瑞今天没有去嘉德罗斯的学校找他,在学校和同桌金打扫完卫生便被前来接金的秋顺道送回了家里。


“你哥哥怎么回事,提前放学竟然没接你?”秋和嘉德罗斯在一个学校,自然是同样提前放学。


想起秋脸上诧导的神情,格瑞握紧伞柄。他并不意外德罗斯没来接他,只是当他站在清冷的客厅时,突然想起:嘉德斯今天出门似乎没有带伞,说是雪停了带伞太麻烦。他一向不喜欢麻烦。


这种天气,不带伞会很麻烦,毕竟公交车都差不多要停运了。


会在哪儿呢?男孩银色的发丝被冰冷的寒风纠缠着,边向前走边想雷德他们会不会和他在一起。


也许该给雷狮打个电话。






风又大了些,格瑞手里的伞发出防水布不堪重负时特殊的声音,“砰”的一声伞面被风撕扯着翻了过去,格瑞向后踉跄两步,被迎面扑来的雪撞个正着,寒风裹挟着冰冷的雪粒灌进领口,让他身子下意识地一哆嗦,连忙伸手去抓伞沿 想把伞面翻回来。视线里却突地出现一个撑着伞的黑色身影疾步走近,直至将他护在伞下。


眼前的嘉德罗斯冻得鼻头发红,脸上的星星贴纸翘了一个边,神情是格瑞没有见过的愠怒。


“你怎么出来了!”


出来找你。格瑞张了张嘴还没出声就被塞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在怀里,整个人也被嘉德罗斯半掂半抱着进了家门,无意间瞥见嘉德罗斯的新伞,光头的猎人和两头胖胖的狗熊在上面追逐。


嗯,是电视上播过的熊出没







锅里的饭又被热了一遍,嘉德罗斯把两人的外套剥下扔进卫生间,拿着毛巾给格瑞擦头发。


两人都不是爱说话的人,自然谁也没有先开口,空气里都是静悄悄的,只能听见毛巾摩擦头发的细小声音。


手下被雪水浸湿的银发冻得有些发硬,嘉德罗斯这才后知后觉空调没有打开,正努力回想遥控器被又他扔在哪儿,安静地坐在他腿间的男孩已经把温度调到了他喜欢的25℃。


格瑞似乎总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儿。


嘉德罗斯脑中一掠而过的想法被主人抛之脑后,也没有再多想。


毕竟格瑞一向如此,他也习惯了。








其实嘉德罗斯没有伺候过什么人,从小到大有自家老爹当成眼珠子宝贝着,身后仆人多的很。就算是高二决定从家里搬出来潇洒,也有雷德祖玛跟着照顾,再后来雷德祖玛因为要兼管家族里的事务经常回祖宅,他也有格瑞帮着生活。


所以这会儿他生硬的动作直让拽得格瑞头皮发痛,男孩轻轻嘶了一声,食指在空调遥控器上来回扣弄,用小动作转移注意力,并没有开口让嘉德罗斯轻点。


“大冷天的出去干嘛?”嘉德罗斯皱着眉头,少年正是青春飞扬时,过了年之后才虚岁十七的嘉德罗斯牌气说不上好,自然更嫌带着小孩子的麻烦。却也是耐着性子,短粗的眉毛压低, 脸上的星是贴纸摇摇欲坠,烦躁的神情带着几分虚张声势。






格瑞微低了头,眼角瞥见桌子上包装精致的盒子。一点都没有沾上风月的样子看得出嘉德罗斯应该是一直将它护在怀里,格瑞在刚刚抱着它时甚至感受到了嘉德罗斯的体温还残留在上面。


嘉德罗斯是因为它才晚回家的吗?


那又是谁送给他的?


或者是他要送给别的什么人?




男孩儿紫眸微垂,黑色睫毛似乎闪了闪,莫名有些委屈。


"八点了,你还没有回家。"



头顶没有动静,嘉德罗斯已经起身去盛饭了,也没有听见男孩儿罕见情绪外露的话。他将冒着热气的碗放到桌子上,顺手提起盒子抛向格瑞。


"接好了,格瑞!"


格瑞手忙脚乱地接住盒子,硬质纸盒的厚实感又让他格外清晰地将脑中嘉德罗斯走近他时护着盒子的姿态回放一边。


"你就是因为它才晚回家的。"


"不然呢?"嘉德罗斯没有在意男孩儿的陈述句,动筷吃了一大口菜,声音有些含糊。


"雷狮那家伙今天早上才告诉我那家店的具体位置,离学校太远了,又赶上下大雪没车,差点没死在路上,圣空这几天什么鬼天气……"


"赶紧的,打开看看喜不喜欢,不喜欢就扔了。"


见格瑞没有动作,嘉德罗斯都想直接帮他拆了得了,就为了这么个东西,风吹雪盖的,还被迫无奈买了个小花伞!


什么渣渣破店买的伞都是熊出没?!




"给,我的?"


被打开的盒子呈现出其中的东西,格瑞的心跳一点点加快,声音几乎都被他听见,他甚至觉得心脏要跳出来跑一个万米马拉松才能重新平静下来。


漂亮的黑色头带被走到他身边的金发少年拿起套在他头上。银发凌乱又随意地翘起有些搞笑,但格瑞却完全注意不到这些,整个人都处于被惊喜砸中的眩晕之中。


这是嘉德罗斯给他的,是嘉德罗斯护在怀里用体温暖着的东西。


格瑞想到了嘉德罗斯教他做题时窗外透过的光线映出浮动的灰尘,想起嘉德罗斯烦躁时敛着的眉,想起嘉德罗斯笑时露出的虎牙。


摇摇欲坠的星星贴纸像是要落到他的心上。




"格小瑞,十二岁生日快乐!"









tbc.




已经没人记得的文更新了…………


谁是鸽子精?!

我是鸽子精!!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立个flag

我决定


减缓更新速度(→别开玩笑了你有速度吗)


我要好好琢磨琢磨文笔


对得起我高中生的学历(→爱好写胎教水平文章的渣渣理科生)


为爱奋斗!


以后重点更《一直很安静》,一定要写出我想的感觉!!!!!